ASATO

你安定而信赖的池面男友。

文还是旧粮好,原谅我念旧,我要被子灯太太救活了。
最近不出意外打算撸个新粮,在此立flag,真的好喜欢恋爱很久,感情沉淀下来的出胜。但是论感情描写我真的太垃圾了,我也想变得和太太那么好…

…想要表白岛太太,她太好,她真好,她无敌好,我真的太喜欢她的上色了。妈的,妈的,梗也好…真好啊哇哇哇呜呜呜…

【狗荒】不是海獭那个荒

RT,是辆车。

六星带寮狗x四星刚满级荒。

荒的皮肤太sao了等下回再干一发湿漉漉的。

https://m.weibo.cn/1760176801/4095485227066294

CP冷到…Tag都不知道怎么打…orz就打单人了。

终于齐了一次。

【团班】所以被当做实验体啦?

R18 满足我的兽化脑,很久之前写的一篇,感谢手机云服务。

做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达子的叫声……_(:з)∠)_班真的好可爱哦。



「哦呀,也就是说,他全喝了?」

「应该是这样没错。」

玛琳屈指扣了扣吧台,朝站在另侧一脸坦然的少年比了个钱的手势,漆成朱红的嘴唇抿出一个性感的弧度。

「这些东西可不便宜,何况他把全部都喝了,你可要想好了啊,殿下。」

梅利奥达斯歪了歪脑袋,翘起的发尾随动作微微晃动了一下,摆出了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

「再不行我还有剑嘛。」

玛琳有些短暂性地失语,不过已经习惯了对方这种性格,所以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她仔细打量着眼前微笑的少年,镇定地开口。

「你欠我人情也不是一两次了,这次记得把药物的效果和我定期汇报。」

把剑卖了最后赎回来的不还是自己,这家伙用着一张毫无心机的脸打着响亮的算盘,说是阴险也不为过。算了,反正犯事的人的体质也刚好用来给药做个临床实验。

求之不得。

似乎对玛琳的回答有所预料一般,梅利奥达斯湖水绿的眼睛眨了眨,几乎是没有停顿地回答了:「噢,那当然没问题啦。」

「那现在就快回去,」直起身,高跟皮靴在地上点出好听的声响,玛琳拢了拢肩上的风衣,暧昧地翘起嘴角,「他现在,应该很需要你吧?」

※※※

当梅利奥达斯打开门的时候,被一个突然窜出的黑影吓了一跳,对方相比于自己大了许多的身形将他猝不及防地扑倒在地,接着颈侧传来一股湿湿热热的吐息。

「好重啊班,赶紧下来。」

然而对方的呼吸却因为自己的回应更加兴奋地加重了。

「我说你啊——」

嘶啦——

衣服被撕碎的声音。

然后是轰隆一声,飞舞的灰尘散去后露出和零落的碎片一起被砸到墙角的男人。

「这不是团~长嘛♪——」

被轰飞的男人仰面躺在地上,四仰八叉地摊着四肢,对刚刚发生的事就像刚从梦中被闹钟叫醒一样茫然。

他翻了个身站了起来,抖了抖头顶的耳朵。

「在玩新的游戏吗团~长♪——」

梅利奥达斯将高大的男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目光在男人发顶高高立起的尖耳和腰后悠闲摆动的大尾巴上停留了半晌。

「意外地可爱啊,班。」

「这个好逼真啊,是和身体缝在一起的?♪…唔噢真假?!还会动…好厉害,真的能动♪……」

野兽的力量往往是最纯粹直接的,基本不受外界的影响,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因此才能将身体的力量尽可能多地转化为攻击力。玛琳之前说过,药物的作用是激发身体内部的潜能。有些药物能在短暂的时间内提升服用者的魔力,而它的功能就是增强服用者兽类的一面,大幅度强化人体的感官与行动能力。也就是所谓的兽化。

由于药物中所含的某种果实的成分,让它闻起来更像是果酒的清香,事实就是,班把未完成的药当成酒全喝了。

真是糟糕啊,看样子,药效似乎并不是特别的成功,不过这副类似于情趣套装的装扮还是得给个好评。梅利奥达斯看着面前抱着自己的尾巴玩得正嗨的人,如是乱想。嘛,不过既然已经答应过玛琳了,再稍微观察一段时间吧。

「班,」招招手,「你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

这次做好了准备,当班的身影再次扑来的时候,梅利奥达斯举起手。

准确地糊上他的脸。

「...啊啊鼻子断了,突然间干嘛啦团长。」脸部中心一个巴掌印还冒着热气,正是梅利奥达斯刚糊上去的,班捂着鼻子蹲在地上,头顶的耳朵痛得一颤一颤。

「冷静点班,我不是你的主人。」

奇怪,为什么团长一招手就想往他身上蹭。

「你吃错药了,玛琳让我监护你一段时间。」

饶是再猛烈的毒药遇到对方这种体质一般也是直接失效,这副耳朵尾巴晃来晃去的样子一定是药效大打折扣的结果。

梅利奥达斯难得放低了视线看向对方,而对方同时也掀起眼帘对上了他的目光。班的上衣因为自己方才用力过猛再次宣告报废,露出赤裸精壮的上半身,包裹着流畅的肌肉线条,这是一具经过千锤百炼隐藏强大爆发力的肉体。

目光从班胸前的两点沿着人鱼线钻入了他的裤腰,梅利奥达斯躁了。

他好像明白玛琳笑容里的含义了。

敏锐地察觉到了气氛微妙的变化,班眯起细长的双眼,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这样啊,可是团长你现在的表情啊——」

「好像要吃了我一样♪」

完全搞不懂啊,突然变成实验体之类的,不过从刚才开始,团长的视线就和小刷子似的尽挑些容易起火的地方扫,怎么可能察觉不了?仔细想想,从和团长再次见面以后似乎也还没好好干过一发来着,现在,自己也久违地被撩得出点感觉了。

几乎是在下一秒就被摁倒在地。

后续请戳微博♡https://m.weibo.cn/1760176801/4076650549991697

【出胜】电话车

祝贺出胜同框,我的弧太长了。

R/18

为了啪啪而啪啪,别在意剧情。

传送门


给自己立flag

最近一定要产出胜啪啪啪,产不出自宫!

关于你和我(完结)

笨蛋当然要和笨蛋在一起。

#

爆豪在房间里挂的沙袋上贴了个三根手指的小人,画的很残。
房间内弥漫着微妙的汗液味和甜味,爆豪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突然睁开的双目里充满杀气。
他挥动拳头狠狠地打在小人的脸上,小人的脸被汗液浸透,又是爆豪集中攻击的部位,成为了支离破碎的纸屑。
却依旧能大致拼凑出“ デク ”两个字。

混蛋臭久!上勾拳。
奇怪的到底是谁啊!下勾拳。
烟火大会!左勾拳。
莫名其妙!右勾拳。

“Smash——!”
“嘭”的一声巨响,沉重的沙袋被爆豪一脚踢得往上晃动九十度,用胶带贴在沙袋上没了脑袋的纸片人跟着晃悠了一下,轻飘飘的落到爆豪脚边。

被自己的招式痛扁的感觉如何啊臭久!!

这是一记用脚踹的Smash。

爆豪胜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胸膛剧烈起伏喘着气,郁闷地捂住额头,脸上的红色不知道是因为运动造成的,还是其他原因。
从刚刚开始,明明想借锻炼不去在意的事情却总像甩不掉一样反复出现在脑海。

臭久臭久臭久全他妈是臭久。
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啊!
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啊!

……烟火大会,在很久很久之前,和臭久去过一次,当时是和家长一块,关系变坏的时候他们才四岁,这是还要之前的事,根本就是一知半解的小屁孩的年龄,所以印象也几近为零。
之后也和别人一块去过,除了人多热闹,还有烟花很厉害以外,没有任何太深刻的记忆。
那种地方当然也少不了成群结队的情侣。

如果是作为一个普通的高中生,爆豪也有想过未来自己在一起的人的样子。
首先,脾气要好。
胸部大不大都没关系,反正要长得可爱。
喜欢粘着自己,但是也不用特别听话。
还要坚强一些,也许有时候会很啰嗦,不过没关系。
最后……

他将这些条件拼凑起来以后,原本以为出现的会是一个小巧可爱的软妹子,但是从脑海里首先跳出来的,却是绿谷的脸。

真是太要命了。
……理想型的妹子居然完全与自己的幼驯染完全符合。
这能说明什么?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阴郁了很久,不安的爆豪一心认为都是绿谷的错,在这期间没少欺压绿谷,同时也因此莫名其妙地将两人间的距离越拉越大,直到绿谷看他的眼神里只剩下“惧怕”。
他才后知后觉发现,啊,搞砸了。

他不是没想过挽回,但是自尊心不允许他太过直白地示好,结果越变越糟。

可是现在,转机出现了。

这次,也该抓住机会了,别扭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

爆豪做了个决定。

如果绿谷的答案不是他想要的,就把绿谷打一顿。
如果自己强迫绿谷后,他还是畏畏缩缩不肯靠近一步的话,那就再打一顿。

有什么是揍绿谷不能解决的呢?
一顿不行,那就两顿。
总之,要打到他亲口对自己告白为止。

*
绿谷打了个喷嚏,疑惑地朝周边环视了一圈,裹紧了浴衣。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感觉好冷。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和小胜约定好的还有十分钟,瞬间就紧张起来。

啊,只剩十分钟了,绿谷出久!
人生的转折啊,绿谷出久!
不要怂就是干啊,绿谷出久!
……

他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着气,一紧张就会碎碎念的习惯让他将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惹得经过绿谷身边的人都会不经意地往他的方向注目。

不知道小胜会不会穿浴衣,如果穿的话大概会选择深色系的吧。
黑色?灰色?深红色?

还没等自己把脑内的小胜好好打扮一次,肩膀上的力度分分钟打断了绿谷的想象,他转过头,心脏停止跳动一秒钟。
“小…小……”
“小什么小,臭久。”
爆豪的声音闷闷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小胜还是提前五分钟到的。

脸上的笑容在不经意间变得尤为灿烂,把爆豪闪了个措手不及,在绿谷耳朵里,那声低低的“臭久”听起来就如同天籁一般,爆豪的身周缀满了五颜六色的小花。

“那就走吧,小胜?”绿谷的笑容让脸上点点的小雀斑也生动起来,爆豪默默地移开目光,耳边的心跳声如擂鼓。
他“嗯”了一声,将手插进甚平短裤的口袋里,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
哦,这家伙穿着浴衣啊。
倒也是不赖。

说到这种一年一度的庆典,除了华丽的烟火,还有前来参加庙会的人身着的各式各样的浴衣也是一大特色。传统的服饰无论是花纹还是版式,比起平日里的现代装束,别有一番韵味,擦肩而过的尽是些穿着传统浴衣的人,路边摊上挂着招牌用的灯笼,红色的一片,一路走过去,气氛好不热闹。

不一会,爆豪的手里就多了一大堆重口味小吃,扭头准备吩咐绿谷给自己拿着,就发现对方已经没影了。

不远处恰到好处地传来了熟悉的呼唤声,一个墨绿色的身影正在不远处朝他招手。

这个白痴在干嘛。

爆豪暗自腹诽了一句,还是提着手里的一堆食物朝绿谷跑了过去。

绿谷在捞金鱼,而且至今为止没捞到一条。

边上一个小女孩的拎着一个装满水的塑料袋,里面放着好几条游来游去的金鱼,仿佛是在刻意嘲讽。
爆豪看到绿谷羡慕的眼神,莫名有些不爽。
“…真好啊,跑得好快抓不住…啊、啊啊——又破了!”
……
人如其名啊这家伙。
“拿着,我来。”
他一股脑地把东西全部塞进绿谷怀里,用余光满意地看到绿谷的表情从惊讶到惊喜再到崇拜,最后拎着四条小鱼满载而归。

“小胜好厉害啊。”
不同的时期,相同的话,让爆豪有些恍惚,绿谷的脸和幼年时重合在一块。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老子是谁。
爆豪哼了一声,即使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在绿谷眼里,小胜的眼角眉梢里都是得意。
真可爱啊,小胜经不起夸的性格也是还是没变。
绿谷的表情十分柔和,仿佛要融化在暖黄色的光里。
他的手指蜷缩了一下,捏紧成拳,最后还是颤颤巍巍地伸出来,装作不经意间触碰到了爆豪的手。

像是磁铁正负极之间的吸引,两只手极其自然地握在了一块,绿谷宽大的羽织遮挡住视线,从外人看来,他们只是挨得比较近罢了。

袋子里的金鱼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突然间跳动了一下,悬挂的灯笼将两个少年的脸映得通红,两人交握的手穿透了无形的隔阂,摇摇欲坠的东西,又重新连接在了一起。

绿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买了一个苹果糖,兴高采烈地捏着签子看来看去,却没有吃。
“好怀念啊。”
爆豪烦他这副看什么都新奇的样子,没有理他。
一块糖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啊,要开始了。”
爆豪听见绿谷这么说。
“嗯。”
应答声还未落实,就见一道笔直的闪光划过夜空,将辽阔的夜幕一分为二后,停在半空中,汇聚为一个极其耀眼的光点,下一秒,璀璨的烟花应声炸裂,裂开的宝石碎片照亮了漆黑的夜空,最后燃烧殆尽,碎裂的光划出弧线,星星点点地分散开来。

第一朵烟花,也象征着烟火大会真正开始。
伴随着尖锐短促的声响,更多的焰火拖曳着长长的光线升上半空,绽放出更为华丽璀璨的花朵,整个街道的人群都开始沸腾,议论和赞美淹没在烟花的炸裂声中。

手心不知道是谁的汗。

绿谷目不转睛地看着似乎在认真欣赏夏日花火的爆豪,好像定住了一样。
烟花在头顶一次次炸开,都无法将自己的注意力移开一丝一毫。
这时候,绿谷才感觉到,自己是那么那么的,憧憬着眼前这个人。
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却依旧是记忆中唯一的那个人,小胜,爆豪胜己,一直到现在,都还是……

到最后一朵烟花陨落,他们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爆豪其实能感觉到绿谷方向传递过来的视线,直白地让人不好意思转过头。

看我干嘛,看烟花啊。
……
想要说出口的话梗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爆豪的余光一直在绿谷身上扫荡,寻找着适当的时机,忽然之间看到了绿谷嘴角上粘着的糯米纸。
“喂,沾到脸上了啊书呆子。”
“诶,诶诶?在哪里。”绿谷在脸上摸了好几下,都没碰到那处。
说实话这样的场景还挺毁气氛的,爆豪难得地产生了名为无奈的情绪。
“这里,白痴。”
他伸出手,托住绿谷的下颌,拇指在他嘴角轻轻一碾,刚想继续埋汰他几句,重心却因后腰收紧的手臂往前偏移,然后,拥抱在了一起。
……
尽管对于周围的视线十分在意,爆豪对于绿谷的主动还是感到乐此不疲。
就这么确定我不会炸你吗?
只是这个拥抱仅仅持续了两秒不到,就分开了。
“我、我觉得,小胜应该知道,我今天约小胜出来的原因了。”
啊,终于开始了。
爆豪略垂下眼皮,观赏着绿谷紧张害羞的小模样。
“嗯,嗯…所以,所以……我觉得你的心情,是跟我一样……”
“跟你一样?”
爆豪故意打断了他一看就知道排练了无数遍的台词,果真见到绿谷这个那个明显的忘词,心情特别好。

“小小小胜和我握握握握手的意思就是愿意和好了,没错吧?”

爆豪:……

哦,原来那个叫握手啊,有意思。

“……你的脑子是猪脑子吧废久?!如果只是和好的话我有必要这么做吗?!”

绿谷愣了愣,反复斟酌着爆豪话语中的意思,渐渐的,眼睛越来越亮。
原本他只是想和爆豪和好,然后再一点点拉近他们的距离的……现在的情况,好像,超乎想象了……
小胜的意思难道是,可以更近一步吗?
想到这里,绿谷才恍然大悟。

原来…原来是这样…
从始至终都是自己一味猜测,虽然有所预感,但是不敢下定论罢了。

……啊,天哪!要,要飞起来了。

爆豪气急攻心,刚准备甩开绿谷的手,就被两只手同时裹在了手心。
“……当然如果有更进一步的发展,我会更高兴的,小胜。”
绿谷的表情很热切,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根本让人无法拒绝。

“刚才那个,可以再来一次吗?”
“…什么那个?”
绿谷拉起爆豪的手,往脸上靠了靠,摊开他的手掌,放到了脸上。

刚刚还从善如流的爆豪突然就僵硬了起来,手心下方的温度,让人无名焦灼,在绿色眸子的注视下,这次,直接摁上了嘴唇。
唇瓣开合,亲在爆豪的指腹,发出一声清响。

“叮铃铃——”
风铃被一阵清风卷动,摇晃着发出悦耳声响,地面上落下了斑驳的光影。

随着开合的嘴唇漏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话语。

爆豪扭过了脑袋。
好了,臭久,你已经免于一揍了。

【出勝】铭记你的温度

 看标题就知道不是正经东西。

两人已经成年,事业有成,往三十代冲刺了……绿谷到了瓶颈期,已经不是傻白甜了,他因为压力变得世故,变得会隐藏自己的感情,小胜则因为绿谷的变化暗自心塞。
但是这些都不是问题,两个人的爱是不变的你们说是不是呀!是!
不介意——上车吧? 




微博


如果看不了的话告诉我一声哦。

关于你和我(7)

前面几乎都是在玩,这里转折有点大。
这章是酝酿了很久的内心戏,为了透彻一些,看起来废话有点多,请不要介意。
终于告白啦。绿谷其实,啥都知道(。






#

察觉到两人之间微妙气氛的众人顿时像是树倒猢狲散了一般撤了个空。

“啊,嗯那什么我去上个厕所就不回来了。”

“突然想起来我还要复习呢,先走了啊。”

“那啥,我突然觉得好热决定出去散个步,你们谁跟我一起啊。”

“我我我!”
“还有我…”
“我也…”

……

就算再迟钝也能分辨出这次的活动到底是为谁准备的了,爆豪撇去起先的怀疑瞬间作出结论。

现在才真正下结论,是该说是迟钝好还是谨慎好?

多管闲事。

爆豪表面上觉得他们这么做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可却根本没法排除内心几不可察的迷之愉快……

他是不知道他跟绿谷之间的矛盾让多少人都遭受了牵连,爆豪式三白眼的威力是无人可挡的,特别是狂躁期的爆豪,仿佛见到稍微有点不顺眼的东西就要扑上来炸个痛似的。爆豪平时对待爱开他玩笑的男生都是属于直接炸飞的态度,最近居然变成了冷漠到直接无视的状态,至今为止甚至都没和别人怎么说过话……

这样的状态简直就像是受到了某种无可名状的打击一样。

这样的爆豪居然还会受到什么打击?太可怕了。

而完全不知道自己是“罪魁祸首”的“罪魁祸首”与此同时也陷入了无限循环的失落之中。

绿谷又悄咪咪地在上课的时候死盯着爆豪的后背,两者之间的联系明眼人都能看懂。

房间内突然间安静下来,只剩下两个冤家相望无言。

爆豪用余光扫了眼面前的人,心念一转又觉得十分不爽。
不就是之前对废久凶了一点,这个家伙也太弱鸡了吧?让你不要出现在我眼前你还就真的一句话也不跟我讲,谁让你那么听话的?!

顿时因为方才几句对话好转些许的脸色又重新变得如同煤炉锅底一样黑了。

绿谷的内心十分波动,甚至还想哭。
当然他有在悄咪咪观察爆豪的脸色的,小胜的脸上从来都藏不住心事,之前为了少挨揍没少研究过小胜,课桌板里的那几本观察日记就很充分地说明了这点。此刻他亲眼目睹爆豪神情的变化,他就知道对方肯定还没有因为上次的事情消气。

呜呜哇哇,不管了,反正横竖都是死,死之前一定要想和小胜说的说出来……

绿谷捏了捏拳头,给自己好一阵加油打气才决定开口,“……对不起,小胜。”

“哦,你当然要对不起了。”

“…明明小胜说不想看到我,可是我还是没有做到,对不起……”

啊?等等,谁因为这个生气啊你这个死书呆子!

绿谷见爆豪瞪大了眼,还以为自己说中了,内心涌上强烈的失落感。

“其实我本来可以拒绝这次的活动的,不过大概是因为,心存侥幸吧……嗯,这么说合适吗?”绿谷不确定似的偏了下脑袋,最后一句话像平时的碎碎念一样说出来,不知道是在问爆豪还是自言自语。
“……一直以来,都很希望能和小胜和睦相处。”
绿谷停顿了一下,见爆豪没有任何反应,自顾自地继续说。
“啊,估计内心深处的自己认为一定要找机会和小胜好好谈谈。说真的,我一直都……非常的羡慕你。”
爆豪不自然地动了动,绿谷低下了头。

“成绩也好,个性也好,完全就是那时候的我无法触及的目标。……一直看着你的后背,自然而然的,也想变得跟你一样了。”

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想要变成你。

“我从来都没有轻视小胜的意思,对小胜的所有,我都非常在意,但是小胜应该很讨厌这样吧。”
“——我原本以为是这样的,听起来像开玩笑,其实我本来是打算就这样看着你,追赶你,然后再逐渐地……让小胜自然而然地认可我的。”

潜移默化的,你的目光才能被我吸引。

“可是小胜,那张电影票实在是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我没法相信,这居然是,小胜的做法……”

爆豪难得安静地听绿谷讲话,之前关系没那么糟的时候绿谷总喜欢用清脆的童声跟他讲很多道理,什么这样能做,这样做是不对的,只要自己同意了,对方的大眼睛就会忽闪忽闪的像是掉进了星星。

到底有多久了。

爆豪知道自己那时候的行为莫名其妙,但是,只要心里开始默认绿谷现在与他其实没多少差距的时候,他非常慌张。

是的,……慌张。

一直只能仰望着自己后背的小个子,也觉醒了这么强的「个性」,怎么能让他不慌张。

因为自己很强,所以绿谷才会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为此他变得有恃无恐,他潜意识里认为,绿谷这样的弱者是绝对离不开他的,甚至觉得对方一离开自己的庇护,就会死。

可现在不同了,完全不同了,这样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绿谷会走。

总有一天,一定会。

“……后来小胜没有去,就完全在情理之中了,我其实知道的,小胜不会来的。”
绿谷说话的语气和平时比起来镇定了许多,他叹了一口气,只是眸子里的紧张在面对爆豪时几乎已经是习惯性保持的了。

爆豪听到他说。

“因为,小胜,是在试探我,对吧?”

对,事实就是如此。
发现了绿谷似乎对自己有意料之中的感情之后,爆豪陷入了混乱。

那天对绿谷说的不想见到他也只是别扭罢了,真正的答案,爆豪心知肚明。

可是该死的自尊心告诉他不该示弱。

“小胜,表达自己的心意是个人的事情,不能叫做示弱哦。”
面对爆豪的沉默,绿谷突然间很想伸手去碰碰他,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听,想知道他真实的想法。
“有些事情,不说出来的话,就永远也找不到机会了。”

爆豪的身形轻微颤了颤,带有某种预感般抬起眼,第一次完完全全地正视面前的人,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幼驯染。

“大家都是为了我们才这么做的,小胜就不要为了这个不开心了。”

“……谁他妈说我,不开心了……”

这是爆豪回应的第一句话,明显只挑着最偏离重点的说了。

绿谷笑了笑,“那就好,小胜日常的表情就是生气呢……”

“啊?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就是觉得,非常感谢他们。”

爆豪一脸不明所以,这个书呆子脑子瓦特了吗?自顾自说了一堆有的没的让他心脏砰砰直跳的废话之后又开始牛头不对马嘴地转移话题?

重点不应该是感谢我终于乐意理他了么。

……锅又甩到了被他认为不主动的绿谷身上。

“呼——说出来好多了,小胜能听完我说这些还没把我赶出去,真是太好了。”
绿谷松了口气,在心里挂了很久的巨石终于缓缓落地,但是见对方依旧沉默,也不好主动追问些什么。

“对了,还有一件事,小胜。”

爆豪闻言心下一动,挺直了背脊,扬起眉梢压低声线。
“说。”

啊,等了这么久,终于要来了吗?

酝酿了这么久,这个臭书呆子,色情狂,就是打着和好的旗号来跟自己告白的吧,早就想好对策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绿谷乱蓬蓬的小卷毛变得格外顺眼起来。

“小胜,可以和我去看一次烟火大会吗?”

“哈,区区一个臭久,那我就勉为……啊?什么?”